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风采
视力保护:
新澳博娱乐网址 -跨越与巨变
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职工眼中的中国改革开放40年
来源:葛洲坝集团   作者:王冠 王勤 李传平 陈庆   日期:2018-12-14   字号:[ ]

  恢宏的历史,往往浓缩于一片普通的光影、一个平凡的故事。1978年至2018年,一代代中国能建葛洲坝职工见证着、也参与了我国能源结构和交通方式的巨大变化,深切感受到了伟大祖国的旧貌换新颜。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本文从三个平凡的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职工的视角,聚焦改革开放大潮中社会进步的发展历程,还原风云际会的时代,展望充满活力的未来。


创业艰难 百炼成钢


    徐鸣琴 1934年生于上海,全国知名机电专家,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曾任葛洲坝集团副总工程师。
    徐鸣琴在参加北京官厅水电站之前,我国正在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建设基础设施。当时的燃料工业部水电总局,安排了100多名大学生到吉林参加丰满水电站建设工作。
    “当时,每个项目都有苏联专家,所有工作必须听他们指挥。”参加该电站建设的这批“水电新兵”不仅没有得到苏联专家的技术指导,连技术资料都要藏起来,不给他们看。
    但,他们深知技术、知识的重要性,只好以之前学的知识为基础,在操作中凭借理解自学,慢慢积累,慢慢提高。后来,从丰满水电站,走出了很多水电人才,成为新中国水电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
    1954年,北京官厅水电站开工建设,这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施工、建造的自动化水电站,安装了3台10兆瓦机组。徐鸣琴这时就与这支水电人结缘了。
    之后,徐鸣琴见证了东北吉林小丰满水电站、江西上犹电站、湖南柘溪电站、湖北丹江口电站、湖北葛洲坝电站、四川二滩电站、云南漫湾电站、大朝山电站、湖北宜昌长江三峡电站的成长。
    随着系列水电站的建设,中国水电建设技术不断进步,也持续掌握了各项技术,掌握了搏击大江大河的技能。水电站坝高从200米到240米再到300米……安装的水电机组容量从10万千瓦,到35万千瓦、70万千瓦,再到现在白鹤滩水电的100万千瓦……无不彰显着中国的水电技术的不断跨越。
    从上个世纪我国成功修建了坝高达240米的二滩水电站以后,我国设计、施工高拱坝的能力不断提高。修建200米以上的高坝,需要破解包括大坝的结构安全、水下检测及修补加固技术、上下游协调等多方面挑战。能否建好200米以上大坝,某种意义上折射出一国水利建设能力之强弱。
    水电工程作为一项系统性工程,中国在水电领域的进步并不仅仅体现在工程建设本身。作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中国在水电机组等重大装备制造上的强势崛起同样值得关注。
    伴随新世纪我国一批300米级特高拱坝的建设,中国已成为300米级特高拱坝技术发展的领军国家。
    回首往昔,徐鸣琴说,三峡电站之前,国内厂商根本不具备制造35万千瓦以上水电机组的能力,而70万千瓦水电机组也只有极少数国外厂商掌握。也恰恰是从三峡工程开始,中国水电机组制造走出一条引进、吸收、再创新的发展之路。
    自三峡工程实现70万千瓦水电机组国产化起,中国水电重大装备制造业跨入自主设计、制造巨型水电机组新时代。而溪洛渡、向家坝工程则标志着中国水电设备制造水平进入国际市场“第一梯队”。
    挤入“第一梯队”,也少不了徐鸣琴的一份贡献。
    在溪洛渡、向家坝水电建设中,徐鸣琴都做出了技术指导。溪洛渡安装的18台77万千瓦机组中,有15台来自东方电气集团东方电机有限公司和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是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机组;向家坝水电站使用的8台80万千瓦机组中,4台为哈电设计制造,是当今世界上已投入运行水电站中单机容量最大的水电机组。而白鹤滩水电项目的单机容量达100万千瓦,创世界之最,并且没有外资公司参与设计制造,是国内首个使用纯国产机组的大型水电站。
    “从三峡电站单机容量70万千瓦到向家坝电站的单机容量80万千瓦,再到白鹤滩单机容量100万千瓦超大型水轮发电机组,增加的不仅是容量,更需高尖精技术作支撑。”国际大坝委员会荣誉主席、中国大坝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贾金生感言,这足以证明中国不仅在建坝规模上领先世界,其装备制造技术也已进入引领阶段。


技术革新 风云际会


    谭恺炎 49岁,中国能建葛洲坝勘测设计公司副总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近30年来,谭恺炎见证了葛洲坝在改革中快速发展,并亲身经历了数字化到智能化控制的演变,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水电建设从机械化到智慧施工的变迁。
    1991年夏,三峡工程正处于筹建阶段,刚大学毕业的谭恺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清江隔河岩水电站建设,从事试验检测工作。谭恺炎记得,那时的水电施工技术刚刚进入机械化阶段,比如监测数据处理基本是靠人工完成的。谭恺炎所在的项目虽然引进了计算机及数据处理系统,但因数据处理系统过于复杂,几乎没人会用。
能不能让数据处理更简单一些,同时提高效率和准确度?经过反复测试,葛洲坝职工历时半年编写了一套符合现场需要且简易操作的“安全监测处理系统”。这套系统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五六个人一年的工作量,一个人半年即可完成。这套系统一直沿用到90年代末。
    2005年,在南水北调工程丹江口水库加高项目中,谭恺炎参与了相关技术攻坚工作,他说:“那时候,新旧混凝土结合的‘世界级难题’,也是当时的技术课题。当时在国际上都没有被完全攻克的难题,对中国来说更无可借鉴的先例。”
    那个年代,行业内对这一难题的研究,主要是从加强界面粘合剂化学反应作为方向,但经过近万次的试验,谭恺炎科研团队发现,新旧混凝土结合的关键并不是粘合剂的强度,而是粘合剂化学反应的时间。找到了症结所在,葛洲坝集团率先破解了水库加高的“世界难题”,丹江口水库加高工程得以高质量完成,该项技术当年获得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其核心的“密合”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向家坝水电站、巴基斯坦N—J水电站等工程的混凝土层间结合中。
    从上世纪90年代起,谭恺炎几乎见证了国内众多大型水电建设的历程。伴随小湾、拉西瓦、锦屏一级、溪洛渡等水电站相继开工,目前,我国拱坝设计研究水平已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尤其是白鹤滩使用的水电机组单机容量也创世界之最,其拱坝最大坝高289米,在总结借鉴已有经验、技术的基础上,这项重大工程的落地生根将带动中国高拱坝建设水平进一步提高。
    新世纪,中国的水电大坝混凝土施工进入数字化向智能化过渡阶段。谭恺炎说,2009年,中国不能完全攻坚传统混凝土凝结过程中因发热而产生的裂缝难题。但葛洲坝研发出的“混凝土智能温控技术”使大坝施工技术始终走在前沿。这套技术通过在大坝混凝土内部埋设管道并铺设温度传感器,利用计算机根据坝体不同区域的温度用水进行降温调节。这是葛洲坝集团在水电行业智能化施工的首例研究,2014年,该技术成果被郑守仁院士等行业权威专家鉴定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从葛洲坝,到三峡,再到溪洛渡、白鹤滩……谭恺炎说,中国在水电工程领域快速进步,已经从跟踪、模仿,走到了行业最前沿,成为世界水电发展的领军者,并正将东方智慧贡献给全世界。
    智能化是未来中国乃至世界水电建设主攻的方向,目前,谭恺炎正带领团队着手“大坝智能检测”和混凝土智慧施工技术研究。


开拓创新 继往开来


    王仙美 36岁,中国能建葛洲坝海外投资公司高级主管。
    王仙美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联系上她的时候,她正在巴基斯坦出差,作为青年一代,她有幸见证了中国建筑企业走出的步伐。
    2016年以前,王仙美主要在国内从事水电投资建设,参与了葛洲坝多个水电投资项目。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同年,王仙美来到了葛洲坝海外投资公司。
    她说,公司交给她的第一项任务就是推进巴基斯坦SK水电站项目的投资决策进程。SK水电项目是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海外绿地投资的“第一单”,总投资规模达到19.62亿美元,被列入中巴经济走廊首批重点项目清单。
    近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成为了“一带一路”的新名片。从上世纪,葛洲坝首次在海外参与尼泊尔上波迪科西水电站以来,短短几十年来,葛洲坝已在国外承建了上百座水电站。这是中国水电企业在海外快速发展的缩影。当前,王仙美还不断见证着包括葛洲坝在内的中国企业展现出的高效项目运作能力和强大的投资能力,已经从早期的工程分包、项目施工取得短期收益的初级阶段,上升到拥有自主开发权,依托综合实力开展资本并购、管理运营电站、获取长期收益的全新阶段。
“过去从事国内水电投资,见证了企业投资业务的发展壮大。随着改革的纵深推进,到国际市场参与竞争、开展投资成为中国企业的重要发展方向,包括葛洲坝在内的中国企业正是乘着‘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互联互通的东风,海外水电投资才能成就斐然。”王仙美有感而发。
    当前,中国水电企业形成了包括设计、施工、装备制造、输变电等在内的全产业链整合能力;先后与80多个国家建立了水电规划、建设和投资的长期合作关系,成为推动世界水电发展的重要力量。
    正是得益于中国水电的快速发展,2015年5月,世界水电大会首次在中国举办。王仙美从视频上全程观看了这场盛会。她认为,会议展示了中国水电对经济社会发展和节能减排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以及中国水电企业的强大实力,得到了社会的认可。
    2016年12月, SK水电项目成功实现了融资关闭。王仙美说,这个项目成为了巴基斯坦第一个实现融资关闭的PPP项目,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现在,SK水电项目主体工程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几百公里外,王仙美和她的同事们又全身心地投入到阿扎德帕坦水电项目决策推进工作中,这个投资规模15.4亿美元的项目对葛洲坝海外投资事业同样至关重要,也在中国水电海外投资中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而同时,远在南美洲的巴西,王仙美的丈夫正在葛洲坝首个南美水务并购项目——圣诺伦索供水项目现场辛勤工作着,推动项目运营管理任务的逐项落实。
    在改革的大潮中,这对夫妇见证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同时,中国企业能从流域规划、可研设计、梯级开发,到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全过程参与一个国家干流流域水电开发,成为“走出去”战略高端切入的一个新的探索。



打印】 【纠错】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